新闻资讯

哈尔滨东正教墓地及其迁移

来源:本站添加时间:2018-05-23 点击:
    像俄罗斯国内的墓园一样,20世纪50年代前的哈尔滨东正教会墓地也是一个墓碑的王国,展现出俄罗斯历史和文化的画卷。在这里,人们领略到的不是死亡,不是悲哀,而是永生和J思考。俄罗斯人墓地也是俄国人在哈尔滨的微型博物馆,是一部俄罗斯人在哈尔滨的历史篇章。这里,积淀着浓厚的俄罗斯文化信息,体现出独特的俄罗斯民族性格,散发着浓烈的东正教味道。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太仓公墓长青烈士陵园
哈尔滨东正教墓地及其迁移
    1.哈尔滨俄罗斯东正教墓地的历史。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随着中东铁路的建设,大批俄国人、波兰人、犹太人等进入黑龙江地区,哈尔滨市及中东铁路沿线出现了一些外国人墓地。黑龙江地区的外国人墓地,除朝鲜人、日本人是按国籍埋葬的外,基本上都是按宗教信仰分类埋葬的。外国人较集中的地方,如绥芬河、横道河子、亚布力、安达等地,都存在外国人墓地。1958年前,俄罗斯人在哈尔滨有过几处墓地,如,哈尔滨王兆屯附近的墓地、高谊街附近的墓地、圣母饼教堂老墓地、乌斯宾斯卡教堂的新墓地。哈尔滨的大部分东正教教堂之中或附近也都有亡者的灵墓,如圣尼古拉大教堂、圣索菲亚教堂、圣伊维尔教堂、圣母领报教堂、主易圣容教堂,等等。哈尔滨东正教老墓地建立时间比较早,它有几座显著的纪念性的建筑物,一座是为纪念1900年在与义和团运动冲突中死去士兵的祈祷所(现己完全拆除),一座是纪念此战争20周年而建立的巨大十字架(现己拆除)。还有一座,就是保存至今的小型纪念}h}建筑(它不是祈祷所,本人将有专文进行论述)。此外,在哈尔滨东正教老墓地还“长眠着俄国文化的开拓者们,他们是第一批哈尔滨城市和道路的建设者。许多工程师的名字耳熟能详,如:里涅克,卡济一吉列伊奥布洛米耶夫斯基,瓦尔加索夫,希尔科夫公爵的子女们等等0老墓地虽然地处市区,但是“走进墓地顿觉庄严与肃穆,墓地里静悄‘哨的,听不到街上的声音,坟地上茁壮生长着浓密的树丛,起到了隔绝城市中喧闹声音的作用。清新的沙石小路,奇妙地环绕每个坟丘,那看坟的小屋隐现在绿荫之中。这是亡灵中,唯一有生命的角落。旧墓地围有低矮的镂空的砖墙,在其上方,在每个墙垛之间有装饰性铁栅栏。在矮墙内种植着修剪整齐的榆树墙,整个墓地郁郁葱葱,仿佛是喧闹城市里一处荫凉幽静的绿岛。在神职人员的带领下,生活在哈尔滨的俄国人会在两座纪念碑前,举行经常性的纪念活动(即使是在日本人占领哈尔滨期间,俄国人也被允许
悼念在日俄战争中死去的俄国官兵。哈尔滨东正教新墓地进行的最后一次纪念活动的时间是1958年夏天,[9]后被迁移到皇山墓地,具体情况不详。老墓地共有单人坟墓631个,3座公墓,共2 331人。
    1902年,由于许多人死于哈尔滨流行的霍乱,中东铁路局又新设了东正教新墓地(现址在哈尔滨文化公园)。东正教新墓地墙外“是不同国籍、不同民族、不同宗教信仰者的墓地。坎下,由北向南、分别是朝鲜人和中国人的墓地,再往南是犹太墓地、卡拉派犹太人墓地、天主教墓地、莫罗勘教墓地、路得教墓地、新教墓地。东边则是日本人的墓地。伊斯兰教墓地很小,夹在犹太教墓地和天主教墓地之间”。俄罗斯新墓地,它的外表更像是一座美丽的公园,到处是雕塑。夏天绿树成荫、鲜花盛开,冬天雪花覆盖,感受到的只有宁静与肃穆:“一踏入墓地入口,顿觉一身清凉。墓地入口是一个有三层楼高的钟楼,钟楼两侧连接呈马蹄形的房屋,这是供墓地办公用的。从钟楼通往教堂路两侧是高大的杨树,浓密的树冠遮住了太阳。墓地的林阴路呈‘十’字形,纵横两条轴线的交文点是教堂,林阴路的终点是围绕墓地的砖墙,这砖墙在墓地后方开一个小门通往后街。在纵横轴线的林阴路两侧,分割成若干小区。小区之间为沙石小路,这里就成为埋葬死者之地了,一些不同年代故去的名流、富贾均埋葬在教堂周围。军人墓地在新墓地后方的东北角”。墓地没有让人感到荒芜凄凉、可怕阴森,而是绿意盎然。墓地里种有杨、榆、槐、柳、松等高大树木,但最多的是丁香、稠李子、海棠等灌木及大量的百合、芍药等花卉。走在小路上,仿佛徜徉在艺术的殿堂中。据说,这些墓碑的设计和雕刻大多出于著名工匠之手,价格不菲。墓碑的材质多有不同,有的用黑色贵重的大理石雕刻而成,表示着庄重与富贵;有的用汉白玉精心雕刻,表示着步入天堂时纯洁与轻松。大多数墓碑上都有亡者的照片。照片上亡者容貌依旧,然而现实中斯人己逝,不禁让人看过感慨万千!墓碑造型精美别致“一尊雕塑优美的安琪尔(天使),站在墓座之上,低垂着头将胸前花束一瓣一瓣洒落在墓前,安琪尔的形象是墓地最多见的;座墓面上有一个石蹲,长年接纳从墓碑上滴下的水滴,似乎象征着亲人们痛苦的眼泪和怀念;一座墓碑的壁皂里跪着一位老者,拱手向着天弯,请求救世主接纳这颗罪孽的心灵;一座墓碑是拦腰截断的树,留下斑驳的树桩,表示着生命的完结;一座墓碑是一架揭开上盖等待上演钢琴,旁边有一只小凳,让他的亡灵在这里长年演奏吧!一般的墓碑,都是在一个造型优美的基座上,立着一个斜横的十字架。很多坟墓四周都有栏杆、旁侧有小椅子,供来扫墓的人驻足体息、缅怀交流。
    下面这段话,出自一位中国学者对哈尔滨俄罗斯东正教徒亡灵节情形的引述:“在纪念死者节的那一天,即在复活节后的第九天,前来墓地的人会更多。如果说,主领洗节那一天,所有东正教徒都奔向松花江的话,那么,在纪念死者的节日里,所有哈尔滨俄侨,无论男女老少,都从大直街出发,徒步到乌斯宾斯基墓地上船形的圣母安息教堂去祭奠亡灵,他们会在亲人的墓旁待上一整天。前来举行弥撒活动的不仅有哈尔滨市的神职人员,而且还有附近教区的神职人员。走在墓地上,你到处都能听到弥撒曲,有些人唱着‘基督复活了’,吟颂着‘叶克千尼亚’(东正教的一种祷告),有些人唱着‘圣徒
保佑你’,还有人唱着‘永远怀念你’等。下午J点时,所有人都到东正教做弥撒的地方集合,做大弥撒。弥撒活动由主教主持,参加活动的僧侣人数众多。全城神甫们为那些在1904 -1905年战争中阵亡的将士们做短暂的祷告。做弥撒时,教堂唱诗班的歌声始终萦绕在墓地上空,神幅迎风飘扬着,在春天的阳光下闪着金色的光芒,场面极为壮观。
    2.哈尔滨东正教墓地的迁移述要。由于墓地在东正教徒心中的特殊地位,东正教墓地的迁移亦是人们关注哈尔滨东正教史不可忽视的重要内容。
    }1}墓地的迁移原因与风波。1958年,由于人口的增加和城市发展的需要,哈尔滨市人民委员会决定将位于市内的墓地迁移至郊区。1958年5月7日,哈尔滨市人民委员会将此通知刊登在《哈尔滨日报》上。通告中涉及了市内16处墓地近21万座坟莹,其中包括12处中国人墓地和4处外国人墓地。(P109)外国人墓地包括了2处俄罗斯东正教墓地,分别是位于圣母饼教堂的老墓地和乌斯宾斯卡亚教堂的新墓地,截止1958年“东正教两个墓地共埋葬46 500多人”。Dol cPS90)东正教的坟墓数量与埋葬人数之间有非常大的出入,原因是公墓和合葬墓的存在。
    这一通告发布后,立即引起外侨的议论。各外侨宗教团体派代表先后去苏联驻哈尔滨总领事馆、哈尔滨市人民委员会外事处、宗教事务管理处,至5月11日,“己有1 000多人签名”,要求政府停止迁移外侨坟墓事宜。5月12日,“东正教各教堂的神职人员在一起开会,决议‘坚决请求保持墓地的神圣不可侵犯的现状,并保留墓地的空地,以便今后继续埋葬死去的东正教徒’。; Dal(Po 130日,东正教苏联神职人员及各教堂弟兄会长派出三名代表去苏联驻哈尔滨总领事馆和宗教事物局,请求墓地不迁出。市人民委员会决定由南岗区负责迁坟事宜,并指定由外事处、宗教事务管理处、公安局负责对
外侨进行宣传教育。5月巧日,哈尔滨市人民委员会派人向苏联驻哈尔滨总领事馆就迁坟事宜予以说明,并请苏方协助。5月19日,哈尔滨对外侨宣传教育工作组认为“少数人己开始考虑如何处理自己亲人的坟墓—是迁移还是深葬。但多数人还是犹豫等待。期望政府撤消迁坟通告。30余名东正教神职人员在5月19日讨论迁坟问题的会议上仍提出‘迁坟违背宗教教义’的理由,进一步要求政府停止迁坟。; 当时,哈尔滨人民委员会较为深入地研究了导致俄国侨民不愿配合的思想缘由,归结为:宗教思想浓厚,即认为墓地是神圣的,入葬以后的死人是不可以移动的;经济困难,即移坟需要相当的经费,且花费较大等。根据这种情况,哈尔滨迁坟工作小组采取了两种解决办法:一是“继续通过民委和教会对侨民进行解释教育工作,向他们说明迁坟的必要性和对中外居民同样对待。”减少他们的抵触情绪,争取一部分人愿意考虑迁坟的具体问题。二是“为了减少神职人员的抵触情绪和分化他们,可考虑将留在墓地的围墙和无主坟的墓碑交教会自行处理。”D47 (PI I)月21日下午,俄罗斯东正教苏联籍神甫维克多②为首的东正教、天主教等教派代表8人,再次请求市人民委员会不要迁坟。他们的理由除去认为外侨的墓穴较深,不会对环境造成影响等以外,主要的理由就是墓地的移迁有悖于宗教信条。Dal (Plz)哈尔滨市人民委员会负责同志向这些外侨代表阐释了移坟的理由,强调迁坟通告中的规定必须执行。但是,以俄罗斯东正教会为主体的外侨仍存在抵触情绪。根据苏联侨民会的反映,他们态度和要求表现为:大多数侨民不愿把坟迁出;坟墓很多,侨民很少,多数坟的墓主不在或根本没有墓主,迁坟经费个人无力负担;希望在新墓地能修围墙,祈祷所和设置管理人员。苏联驻哈尔滨总领事馆于J月22日,召集苏联、波兰侨民组织的负责人和代表在苏联侨民会开会,协助安排迁坟事宜。会上成立了由苏联侨民会会长瓦基巴诺夫、东正教代表王玉林等16人组成的“外侨迁坟委员会”,同时,按教派成立了工作组,具体负责迁坟事宜。5月30日,黑龙江省外事处杨佐青处长在苏联侨民会的积极分子会上,就迁坟问题作了详细说明。苏联驻哈尔滨总领事馆副领事柯华列也在此公开场合,支持哈尔滨市的工作。6月2日,“公安局对打人并积极搞签名运动反对迁坟的苏侨契斯吉亚克夫进行传讯,拘留巧天。;  cPl)经过多方教育宣传,大部分外侨对迁坟的态度有所转变。根据实际情况,哈尔滨市人民委员会又决定将迁坟登记时间延长至1958年10月末,并将相关决定措施刊登在《北京日报》《大众日报》《河北日报》等国内报纸上。
    (2)完成墓地移迁。在迁坟登记的同时,哈尔滨市人民委员会协助俄罗斯东正教徒在新建的皇山墓地修建了祈祷所、洗尸房、看管人员住房等,同时,拨给东正教会人民币4 000元,作为旧墓地砖围墙及房屋的损失费用。外侨坟墓数量最多的是无主坟,有15 000多个,情况也极为复杂。另有2 000多个有坟主但因种种原因,不愿或无力迁移。还有6 500个有坟主但未提出申请或拒绝提出申请,由中国地方政府考虑处理。对那些未迁出的坟墓,由“外侨迁坟委员会”负责人盖克斯主持,原地深葬平掉。对所有这些平掉深葬的坟墓,绘制了平面图,标出坟墓的位置,尸骨原地未动。哈尔滨市人民委员会接受苏联总领事馆的请求,由南岗区迁坟办公室负责,将日俄战争中死亡的俄军公墓和一个俄国海军舰长的墓(原在大直街旧墓地)迁至皇山墓地。原有的苏军烈士墓、苏联专家墓仍留原处,作为公园的一部分。
    在1958年7月10日黑龙江省人民委员会外事处的报告中,我们见到如下的文字:“东正教在哈市坟主提出将1 500个左右的坟就地深葬,申请迁移的36个坟……唯犹太坟主申请迁移的较多。”考虑到实际情况,哈尔滨市人民委员会推延了迁坟事宜,因为犹太教、天主教、莫洛干教、勒靶教等墓地的登记工作己基本作完,唯独“东正教墓地仅有929个坟主进行了登记,在哈东正教墓主尚未进行登记。现苏联侨民会正在深入到每家进行登记,仍应督促、检查苏联侨民会的登记工作,争取在七月份内登记完成了。 1958年9月1日,东正教迁坟登记工作结束,共有1 111名坟主或代理人提出了申请。其中,请求迁移的墓坟155个,请求就地平掉深葬的坟墓达到2 424个。总之,自1958年4月起,历时一年,终于圆满结束。其中东正教徒坟墓154个。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